谷歌对广告动手Chrome的广告要多起来了
栏目: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24-01-09

  就像鱼儿不能没有水一样,如今视频流媒体平台显然也不能没有广告。在坚持了多年后,YouTube方面自今年夏季开始要求用户关闭广告拦截软件,才能正常观看相关内容。随后YouTube也开始了与广告屏蔽插件之间的攻防战,一旦广告更新拦截规则,YouTube方面立即就会修改相关的代码进而绕过拦截。

  不过双方的“猫鼠游戏”,大概率会在明年迎来终结,因为在明年谷歌Chrome浏览器将会上线 API。据悉,Manifest V3 API的一大核心变化,就是要求开发者更新代码时必须通过Chrome Web Store提交、并通过审核才行。对此,谷歌方面的说法,是此举将会提升Chrome用户的安全、隐私保护。毕竟,有审核总比放任不管要强。

  只可惜,广告的开发者对于谷歌的这番好意嗤之以鼻。知名开源广告Ghostery的开发总监就表示,“通过Manifest V3,谷歌将关闭广告拦截领域的创新之门,并引入另一层把关,这将减缓广告对于新广告和在线跟踪方法的反应速度。”

  在遭到了开发者大量反对之后,谷歌方面选择了妥协,提出的新解决方案是为开发者提供更多的规则集,例如启用的静态规则集由最初的10个提升至现在的50个,但代价就是无法使用自定义过滤功能,即用户只能使用加载的静态规则。如今,谷歌方面再度增加了开发者更新Chrome插件代码时,需要提交Chrome Web Store、并通过审核才能完成更新,相当于又给了广告致命一击。

  要知道,目前广告通常使用的是声明性网络请求方案,这一设计可以让浏览器在页面请求阶段就直接拦截命中规则所需要的资源,结果就是某些被广告过滤的广告甚至可以完全被用户感知。而实现广告拦截最关键的一点无疑就是过滤规则,广告主和广告双方博弈的关键就在这里。

  目前,广告的过滤规则往往都是动态更新,开发者一旦发现广告平台上使用了新的方式后,就会迅速因地制宜地拿出解决办法,并马上将新版本的过滤规则合并到GitHub存储库后,数小时之内AdBlock、uBlock Origin等插件的客户端就能完全更新。简而言之,目前广告的运行机制几乎与杀毒软件一模一样。

  然而遗憾的是,在谷歌推出Manifest V3后,多一道审核过程所带来的结果,就是开发者要变更广告拦截规则就必须等待谷歌方面的审核。当然,为了自身的信誉,谷歌大概率不会搞否决开发者更新的操作,但是审核毕竟需要时间,所以也就使得广告更新规则的时间被拉长会是必然,甚至从数小时变成数天、乃至一周以上都不是不可能。

  可广告的拦截效率下降,也就意味着会有更多的广告会被推送到用户眼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谷歌顶着开发者社区的压力也要将Manifest V3上线,或许也标志着Chrome经营策略的转变。

  要知道,支持广告本身就是谷歌Chrome、Firefox等浏览器得以取代微软IE的关键。可为什么Chrome会放弃掉这样的“初心”呢?当然是为了挣钱。

  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2023年全球数字广告业出现了触底反弹,但是这个情况究竟能持续多久,即使最乐观的观点都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没错,当下全球经济环境距离“复苏”可能还有一段距离。事实上,不仅是国内互联网厂商在“降本增效”,海外市场也没有“这边风景独好”,除了苹果之外,微软、Meta、亚马逊、X等海外企业近年来也是一轮接着一轮的裁员。

  在互联网行业已是寒风呼啸的情况下,再叠加美联储史无前例的超级加息周期,也导致全球都在挤出资产泡沫,而互联网这种极度依赖投融资的行业自然就首先顶不住了。而站在更长远的角度来看,从iPhone诞生到2015年左右移动互联网全面普及后,互联网行业几乎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激动人心、或是创造增量价值的业态,唯一一个有价值的创新还是目前前途叵测的AIGC。

  在2015年到2022年之间,互联网公司在做的无非是基于商业模式创新的存量搏杀,因为全球范围内有消费能力的用户几乎都已经接入了互联网。当互联网行业长达30年的红利期已到了尾声的情况,漫长的下行阶段几乎也就不可避免了。

  进入存量时代后,互联网厂商的经营策略就必然会发生变化,最典型的就是各大互联网巨头放下身段,一些原先看不上的“小钱”也必须要锱铢必较。比如谷歌在Chrome上强行推出备受争议的Manifest V3,当年Chrome积极拥抱AdBlock是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而现在选择限制AdBlock等广告,则显然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广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