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容貌焦虑”?是谁“偷偷”定义了美
栏目: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24-01-08

  来源 :微信公众号“青春北京”(ID:qingchunbeijing54)综合整理自未来网、中国青年报、新华每日电讯、央视新闻等

  “顾客只做鼻子,就用‘印堂发黑影响财运’之类的迷信话术”;“告诉他们谁谁谁在我们这儿做了手术很漂亮,嫁了大款,升职加薪……”

  8月27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医疗美容广告执法指南(征求意见稿)》,将依法整治各类医疗美容广告乱象,对制造“容貌焦虑”,对诊疗的安全性、功效做保证性承诺,以介绍健康、养生知识、人物专访、新闻报道等形式变相发布医疗美容广告等十类情形,将予以重点打击。

  (一)违背社会良好风尚,制造“容貌焦虑”,将容貌不佳与“低能”“懒惰”“贫穷”等负面评价因素做不当关联或者将容貌出众与“高素质”“勤奋”“成功”等积极评价因素做不当关联。

  (二)违反药品、医疗器械、广告等法律法规规定,对未经药品管理部门审批或者备案的药品、医疗器械作广告。

  (三)宣传或者含有未经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审批、备案的诊疗科目和服务项目等内容。

  (六)利用广告代言人为医疗美容做推荐、证明。医疗美容广告中出现的所谓“推荐官”“体验官”等,以自己名义或者形象为医疗美容做推荐证明的,应当被认定为广告代言人。

  (七)以介绍健康、养生知识、人物专访、新闻报道等形式变相发布医疗美容广告。

  (九)对食品、保健食品、消毒产品、化妆品宣传疾病治疗功能或者对保健食品之外的其他食品声称具有保健功能。

  根据咨询公司的研究报告,我国医疗美容市场规模自2016年的776亿元增至2020年的154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8.9%,规模全球最大。2020年我国医美用户人均年消费额约为15000元。

  “3月不减肥,4月徒伤悲”“再瘦几斤穿衣服会更好看”“皮肤不够好,法令纹太明显”……不知从何时起,“容貌焦虑”已不知不觉渗入到人们的生活。

  早在几年前,“反手摸肚脐”“锁骨放硬币”“A4腰”等以过度消瘦为美的畸形标准相继爆红网络,明星路人借此大秀身材,引发网友的狂热追捧,煽动着大众“容貌焦虑”的情绪。

  影视剧、广告、综艺节目中对“白幼瘦”审美的宣扬,对瓜子脸、直挺鼻、欧式眼、尖下巴等所谓“标准脸”的吹捧,让一些年轻人对“美”的认知逐渐单一和偏激,选择整容作为自己变“美”的捷径。

  部分不良商家不顾医疗原则,用“做不了学霸,做校花,整容要趁早”“可做可不做的一定要做,不能做的也要创造条件做”等话术向青少年传播“容貌焦虑”,还用“1元医美”等营销噱头引人“入坑”,甚至鼓动青少年分期贷款支付昂贵的费用……

  近年来,我国的医美消费低龄化趋势日益突出,微整形项目受到青少年追捧,多地准大学生暑假扎堆割双眼皮。医美平台更美App发布的《2020医美行业白皮书》显示,在互联网医美消费平台上,“95后”“00后”占比过半。

  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在医美行业大数据的基础上,梳理出2020年医美行业七大舆情“痛点”,其中一条就是“整容低龄化”。

  “容貌焦虑”下,部分青少年盲目跟风“入坑”医美整形,不仅造成审美、三观的扭曲,更会诱发人财两空的惨剧。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刊登的民事判决书,1998年出生的张某某在未满18岁时,在母亲陪同下前往一家医疗美容机构做了双眼皮切开术,术后出现眼睑下垂、睁眼困难等并发症。

  7月,杭州女子小冉在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做完吸脂填充手术后,因全身感染造成多器官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据官方通报,这是一起医疗事故,涉事医院存在术前缺乏认识、术中操作不当、术后观察处理不及时等过错,与患者死亡存在因果关系。

  实际上,医美领域围绕医疗事故产生的纠纷长期存在并逐年上升,这样的“惨案”不在少数。原本的“要美”变成了“要命”,令人唏嘘不已。

  统计显示,2019年中国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约1.3万家,其中15%存在超范围经营的现象,而非法经营的医美店铺数量更为庞大。据中国消费者协会统计,2015年至2020年,全国消协组织收到的医美行业投诉量增长近14倍。

  医美行业深切地关系着人们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此次市场监管总局执法指南公开征求意见,也是从虚假的医疗美容广告入手,促进医疗美容行业有序发展。

  大部分整形医院的医生专家对整形低龄化现象都持保守态度(创伤修复、弥补生理缺陷的除外)。一方面,未成年人的身体和五官都还在发育阶段,盲目整形容易造成身体损伤。另一方面,大多未成年人心智尚未成熟,对审美也很难有清晰的认知,加之易受引诱、容易跟风,可能会出现冲动整形的情况,所以不宜过早地人为改变,单纯求美的整容手术应慎重。

  点亮“在看”,你健康又自信的样子最美!:,。视频小程序赞,轻点两下取消赞在看,轻点两下取消在看